您现在的位置:

豆腐丸子的家常做法 >

无法忘却我的“第一次”

  21岁前,我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21岁后,我却将自己的一切,全都交给了一个我几乎不明底细的男人。
 
  21岁时的我,不算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也从没有过男孩追求过我。对于一个从农村考到城市来的大学生,除了朴素的外表和如山间清泉一般清澈的心灵外,有的只是对未来自己美好希翼的憧憬和期待,然而这一切却因为他的出现而全改变了。

  我始终觉得我和他的认识一种不折不扣的情缘,我不想赘述和他相识的经过,可是我忘不了第一眼看到他时我的心是如何的在狂跳,我的手一直在哆嗦……

  不用说,他肯定是个非常英俊潇洒能够很轻易地就能偷走女孩子心的那种男人。我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似乎他的眼睛一眼就能看到我内心的最深处。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26岁。我想他就是我这一辈子想嫁的男人。

  几天后的晚上,他到我们学校的宿舍找我,我的欣喜溢于言表,也第一次看到了室友们那种无比羡慕和嫉妒的目光。

  连着北京军海脑病医院联系方式几个晚上,他带着我在外面疯玩:舞厅、酒吧、饭店、游戏厅,很多的娱乐场所都留下了他和我在一起的影子。他好象很有钱,出手非常大方,我看上了什么东西,他都不假思索的就给我买下。我也从没问过他的过去和他的家庭,那时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嫁给他。

  近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他象往常一样带我出去玩,那晚玩的太迟了,等想起要回校时才想起那么晚学校的宿舍早关门了,心里有点慌也不知如何是好。说没关系,他说带我去一个朋友家住宿。我们打的去了他朋友家,他的朋友看到他带我来,会意的同他笑了笑,就退到另一个房间休息去了。我那时非常的天真,也不太懂得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我甚至觉得和在一起非常的安全。

  他的朋友一离开,就一下子抱住了我,开始吻我,我没有拒绝,也许这真是我自己所期望的。我只感到自己象火一样的烫,全身发抖,激动得有点无法把持自己。一会儿以后,他沉重地呼吸着开始要的衣服,我忽然有点害怕了,我挣脱了出来,我说要走,我吵着要走,他很渴的样子,出去喝了满满一大缸的水,说送我走。

天水癫痫病医院好吗

  我要把穿上,他说不冷拎在手上,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又突然抱着我了,吻我,并把我推到房间不停地吻。。。。。跟着他把电视声音调到最大,我也不会想到以下的事情。。。。。。他那么快的变将我的衣服全脱掉了,我拚命的挣扎,将他的手和背都抓伤了,可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夜,我几乎毫无知觉地从一个姑娘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可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快乐,只是痛,钻心的痛。完事后,他说他得回家,不能在外过夜,于是他又送我去了他的另一个有家室的朋友家,然后他便急匆匆的回家去了,撂下我一个人痴痴的坐在屋子里发呆。

  不知道那天夜里我是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的,第二天早上他来接我的时候,看上去也是一副委靡不振一夜没睡好的样子,没有多说话,他送我回了学校。

  这以后,我无法将他忘记,毕竟他是我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我也更加死心塌地爱着他。甚至当突然有一天我惊恐地发现该来的“”没来时,我也没敢告诉他,我不想让他担心,所有的错我都一个人扛着,直癫痫病南宁哪家最好到那一天我突然看到了他的太太。

  那天我想他想得厉害,就想去的单位找他,之前也没给他打电话,我就去了,只是想看看他。在他的办公室外,我看到他的身边坐着一个大肚子的长发女人,他的同事都在一边嘻嘻哈哈地和他们开玩笑,我只听到:“,你老婆肚子……”什么什么的我就全清楚了,我没进他的办公室,扭头跑回了学校。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反正他也没跟来看我。我一个人躲在宿舍里哭啊哭啊,哭的天昏地暗,哭的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半个多小时后才渐渐的有了点知觉。我恨自己,恨自己的单纯无知,恨自己的愚蠢透顶,恨自己象只癞蛤蟆却总想吃天鹅肉,我想到了死的念头,想到了各种各样的自杀方式,对这个世界,我还有什么可留念的呢?后来我的一个最要好的同学知道了我的事后不停的劝我,慢慢的我也总算打消了死的念头。毕业前夕,在那个同学的帮助下,我悄悄去医院做了手术。在医院里,我忐忑不安地红着脸问医生:今后我还能生育吗?

  那医生用一种怪异的有点蔑视的目光看着我说:“现在不会有湖北治小儿癫痫医院任何影响,如果你再来做两次这样的手术,就很难说了。”

  从医院里出来,我很艰难地捱过了此后的七天,他可能知道了我流产的事,一次也没有来看我,我也不想再见他,虽然我忘不了他。

  很快我毕业了,揣着一张大专文凭,我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

  原本很想留在我读书的这座城市里,可是因为的缘故,这个我在这里读了两年书的城市已经没有任何让我留恋的地方了,虽然很多次白天夜里我依旧在想着他,想着和他在一起时快乐的日子,想着他曾经给我带来的永难磨灭的记忆。。。。。。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不爱他的,也怕自己留学在这个城市里,只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会去找他,所以我只能选择逃避。

  走的那天,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快速掠过的熟悉的城市建筑,我的眼泪忽然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竭力掩饰自己不让别人看到我在流泪,可是没有用,一车人有半车的人都在偷偷的看着我,我索性不再掩饰自己,脸朝着车窗外,任凭泪水无声的俏然而下。

© ms.gvdwf.com  锡纸菜谱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